我知道時間很趕,我就不多……但我想針對這個問題,其實是兩個層次的問題啦。就是說如果在第五組討論的,在法官學院,它比較多的還是比較犯罪防範、或者司法審判相關的、比較細節性的問題的研究。那如果要比它高層次,其實王委員講的是其實是屬於比較制度性的研究,比如說要不要陪審?還是要參審、還是要觀審?那它研究的問題複雜度是法官學院裡應該……我覺得是超出法官學院原來的思維裡面的。如果這樣,在中央研究院當然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那我覺得這個部分、如果這樣,應該是第二組來處理,那如果李委員的意見大家接受的話,那就鑒請、所以我們就是鑒請總統府,希望中研院去研究……在法研所能夠有一個比較制度性的研究機構,加強這個功能,或許也是可以。但最重要的精神,我覺得這個議題最重要的精神還是在於,我們的司法的改革其中一個很重要還是在調查研究,尤其國際經驗的比較跟研究,那未來的挑戰其實是非常地大的,包括Fintech、包括AI,將來的犯罪,到底誰犯罪,你都不一定能知道,那如果我們用原來的思維、原來的體制去面對這樣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在國際環境、科技的改變裡面,台灣的司法可能跟不上。那類似這樣的思維,那這個研究機構的成立就是非常地迫切而且需要。那至於設置在哪裡,當然疊床架屋,一直設新的機構,也未必能夠運作。所以我想,我們應該討論跟面對。那至於第五組的部分,有關法官學院,如果說對於犯罪防範或研究這個部分,我們當然有可能會去觸及。那這是我的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