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認為,就是說今天這樣一天下來,看著大家的這個討論,我一直是認為說,怎麼討論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過去、其實兩年前,我們也曾經在全台灣各地辦過憲改的草根論壇。那個對象是一般的公民,那個難度就更高了,那要怎麼樣成功,其實取決於到底事前的議題資料的準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尤其是我們現在、當然,大家其實在很多議題上都已經有一些長期的關心,可能沒有像我們說在地方上進行跟一般公民的對話那樣的難度。不過我還是希望、我會建議就是說,因為如果按照今天這樣的一個會議設計,其實是假定所有的委員來之前已經是well prepare的了,已經對議題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了,那這裡面就會取決於議題資料的準備。那所以我會比較建議──當然幕僚這邊會非常非常地辛苦──就是說,是不是有可能可以讓我們知道,這個議題的爭點是什麼?

第二個是說,因為現在有很多不同的利害關係團體,都已經有了對案,對於這些議題本身,有沒有哪些不同的,包括司法院已經有一些看法,但是是不是有其他哪些團體有對案?或者是剛剛李教授所談到的,這些實證資料。甚至是說,過去國是會議已經有討論的東西,那這些東西事實上是可以讓我們在很快時間──就我們非法律人的角度來講,是可以很快地來進行消化。那第二個部分是說,因為有很多時候,其實在議題的爭論上,有些時候其實可能──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是不是在今天結束之後,我們大家可以有一個群組,大家其實是可以就很多東西先有一些書面資料、先提出來,那這也或許可以增加我們在下次會議討論上的效率。這是我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