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看法,因為裁判違憲審查不一定是大法官。我們必須要來正視裁判的違憲性問題。那這個部分我覺得直接把這個議題做這樣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