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這樣子改的話,最高法院的立場絕對反對。用那個裁判訴願、憲法訴願的話,這個議題可以接受。而且像許大院長都已經提過這個問題了。那為什麼會……這個問題會牽涉到滿廣的,包括我們現在講到最高法院的角色要扮演到什麼樣的地步,都會產生狀況。

所以基本上來講,裁判憲法訴願,應該、許大院長都已經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你直接就講到說……這個直接講,叫「違憲」,這樣子思考的話,恐怕會產生很大很大的……我先不用講其他,就是說只是裁判者的立場上面來看的話,它會有另外一種思考。這一點我提出一個簡單的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