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贊成李老師講的,就是說那只是個名詞嘛,就是把「憲法訴願」,老百姓聽不懂,你把它改成「裁判的違憲審查」,那如果怕法官不高興,那就改成「合憲審查」。我覺得那只是名詞之爭啦,那有利於介紹這個制度,就是說我剛才講的,你要不要以違反憲法作為特別上訴的一種理由嘛,其實就是這個概念嘛。那我覺得其實、我不認為法官有那麼玻璃心啦,說違憲審查就不舒服,我覺得不會──我個人覺得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