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特別講一下,因為我很贊成李建良老師的說法。因為這裡頭不是在剝奪法院的功能,而其實在增加法院的功能,是希望法院在審判中間能夠納入司法審查的這個功能、憲法的功能,就是用憲法做司法審查的功能。我不太能夠想像法院的法官為什麼聽到這個話會揮之如蛇蠍,覺得說這個是……讓我被剝離了什麼東西。我認為──假如我沒有理解錯的話──這個中間是包括法官在審判中間加強另外一個支持審判正當性很重要的一個基礎。所以我很支持李老師的看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