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的名詞是「裁判的憲法審查」,我想那個比較能夠顯現出它憲法訴願的意義啦。因為司法審查,一、二、三審都在司法審查啊,所以你要講它中性,那不要講合憲違憲,那至少具體說,「司法裁判的憲法審查」啦,我覺得這樣總是O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