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耽誤一分鐘。就是說,我想因為這個議題其實是全國民眾都在關心的議題,所以就像剛剛我們一直在討論,我們要怎麼讓這個更親民,同樣地,我們討論的資料本身,也是需要這樣的一個要求。我覺得當然是說,這個過程裡面,幕僚會很辛苦,我的建議是說,這也是一個難得我們全台灣可以透過這個機會來做集體學習的一個機會,所以在一開始的資料蒐集的過程裡面,除了讓它的文字不是那麼艱澀以外,我覺得事實上是說,我們可以有這樣的一個目標,就是說我們逐步地來做這一些整理。那這個整理的過程當中,可以讓這一些──因為很多時候、我們以前都會說,啊我資料放在上面你們自己去看,但是那個其實是會有門檻的。所以如果能透過我們每一次會議的資料的整理過程當中,其實到了實體上,我們做全體的討論的時候,那樣的過程裡面,這些資料反而就可以讓所有的全國的民眾都可以了解到,到底我們是在什麼樣的基礎底下,來進行這些議題的進一步尋求共識的過程。那我想這樣的話,其實可能對社會大眾來說,他也可以在這個過程裡面,關注到我們到底在討論什麼,它有那樣的一個親近性。資料的親近性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