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各位委員早安,謝謝主席,林志忠委員第一次發言,那我先講我的結論,我個人是贊成建立裁判憲法審查的機制,跟司法院許院長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從我執業的過程裡面,我有一個非常就是無奈的感想,就是說在個案裡面,你如果去跟普通法院的法官談問憲法的觀點,他們的距離是非常遙遠的,特別是我們在馬政府把兩公約合法化之後,在我個案的刑事訴訟的辯護的過程裡面,經常會引用兩公約裡面關於刑事訴訟權利保障的事項來說服法官,可是實務上在裁判上,它卻理解或者去論理關於這一方面的論述是很少的,所以事實上是我們的普通法院對憲法保持一個很高的距離,所以,假如說能夠建立裁判憲法訴願的這個制度的話,那勢必普通法院它會願意接近這個憲法,它會去思考,否則的話,它做出裁判之後,會被挑戰,因為人家可能就會打到大法官這個憲法法院這邊來,所以,從結論上來看,假設能夠建立這樣制度的話,勢必會對於我們的普通法院的憲法意識有所加強。那我這樣贊成之後,我有請教很多法界的朋友,那很多法官憂心的是,那這樣的話,將來大法官它的案件量會負擔極為嚴重,可能會承受不了,那剛好我們副召集人何委員它有送了一本書《最後的正義》,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從它的收案的演進歷史來看,它到最後它是給大法官一個能夠決定選擇案件的材料,所以假設被告作出能夠讓大法官自由選擇具有重要的憲法意義的案件來審理的話,事實上,也不可能發生案件量會癱瘓大法官,所以我基於這樣的理由,贊成要建立這樣的一個制度,那其他的,因為我只有提出普通的書面資料,請各位委員能夠參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