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立達第一次發言。當然站在人民的權利保障上面的話,我是非常支持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可是對於這個裁判憲法審查制度呢,我以一個非法律人的立場來講,我有一些不了解的地方,可能要請教在座的各位先進。因為就我現在所理解,裁判的憲法審查,它所審查的對象,除了少數二審定讞的案子之外,幾乎它所審查的應該就是最高法院的判決,ok,那麼換句話說,我們如果認為說有必要成立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的話,也就是認為說,我們現在最高法院的某些判決裡面,可能會存在著違憲的疑慮,所以才需要一個審查制度來審查這個最高法院的判決。那問題是未來、將來,我們希望我們司法制度走向所謂的金字塔化,也就是未來司法院最高法院化,那如果真的等到我們的司法體制走到那麼一天之後,就沒有所謂的大法官會議了。那換句話說,大法官會議基本上就跟最高法院合而為一了,到那個時候,這個所謂的憲法審查制度是不是就不存在了,還是到那個時候我們就認為那個時候的最高法院,也就是所謂的司法院,它本身就已經具備了非常完美的憲法意識,所以不需要所謂的裁判憲法審查,這是讓我不了解的地方,就是我們覺得說現在需要,那等到它變成金字塔化之後,它就自然就沒有了,還是說,那個時候最高法院就懷疑它本身就可以做了?如果那個時候的最高法院它就可以做憲法審查,為甚麼現在不讓最高法院做?或者說,現在最高法院做憲法審查,我們認為說它還是不夠的、不行的,需要有一個大法官來做,這個是我不了解的地方,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