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壽第一次發言,我算半個法律人,所以我講一些比較平民的話,其實那一個,我就是因為,第一個我很多國外的經驗,所以說有第四審的疑問,我想一定會在,那其實對於我們法律人,可能會很在乎,但對老百姓,其實他們會覺得是法律人內部的爭議,那到底是不是能保障老百姓的權利,我覺得這個才是最重要的第一點。那第二點就是說,剛才王委員講的就是說,是不是大法官以後會介入政治,我覺得這是必然的現況,那這個是必須以後大法官,就是說你愈有權利決定老百姓的或整個社會政策的或是各項的議題的時候,老百姓對你的要求,對你的苛責,問責性當然是愈來愈高,我覺得是不可避免,但是在這個同時,但不能因為這樣我們就把老百姓的期待你就給它放棄,因為就是說我寧可因為會遇到一些的風暴,我就不處理這個問題,我就黑包,現在已經最明顯的,其實你看,其實外界指責最多的其實是最高法院而不是憲法法庭為甚麼,因為最高法院的權力影響老百姓最大。那第三個我要講的是韓國的例子,其實韓國的最高法院,憲法法庭,他們現在連不起訴都審查,那其實也是案子爆了,但是韓國你如果做所有的憲法比較研究,所有幾乎我想沒有人可以例外,韓國,其實韓國法庭現在即將決定他們的總統,其實韓國的憲法法庭,幾乎被認為是,被認為是全亞洲,全亞洲最進步。所以我相信就是說剛剛提的一些質疑,其實我相信那個並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克服的,我先報告到這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