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贊成建立憲法審查制度,我也認為他不違憲理由如林明昕教授所述。那另外呢我認為憲法法庭與一般法庭它是有很明顯的區隔的,也就是說這終局的裁判有違憲的情況才能夠聲請憲法法庭的審查,而不是對一般的終局判決就可以聲請憲法法庭的審查,所以他的訴訟標的跟一般法庭的訴訟標的是有很明顯的區隔。另外我們非常需要憲法法庭作憲法審查,是因為一般的法庭,就違憲的判決不太可能期待一般的法庭,自己做自我糾正,我在我們會議之前的e-mail已經有舉例,譬如說最高法院93年台上2949,這是一個查稅員利用查稅的機會來向店商索賄的一個案件,那店商呢商店呢向北機組檢舉,那北機組就提供它錄音的設備,請這個商店的老闆娘說,在下次索賄的時候你就把他錄音,那商店的老闆娘就照這麼做,一審判查稅員有罪,二審判有罪,最後最高法院93台上2949判說這個,這樣錄音的方式這是違背,沒有聲請通訊監察,這是違法的蒐證方式,那因此就撤銷原判決,可是我們通訊保障監察法的,那是在制定的時候就已經引進美國隱私權的那個,美國隱私權的門檻,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也有類似的案件,說隱私權的範圍呢,以有合理的隱私期待為範圍,那這種狀況呢,查稅員跟商家索賄,他的談話的對象,這個商家私自給他錄音,商家給他錄音呢,這個對查稅員來講,商家本來就可以去檢舉,它做這個錄音就是要證實,確實查稅員有向它索賄的這件事情,所以這種狀況呢查稅員是沒有隱私權的,但是呢我們這個判決呢,它連這個在不在隱私權把風範圍完全都沒有提到,那這個判決到最高法院三次,三個庭都沒有做自我糾正,所以我們要期待最高法院去做錯誤判決的自我糾正,我認為這是很困難的,因此像這樣的錯誤的判決直到今天,還影響我們的偵查行動,我們在選舉查賄選的時候,就不敢提供錄音的設備給受賄選的對象去錄音,所以我們認為說應該是要建立憲法審查制度,好,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