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那個,我有幾點看法,我先講結論好了,就是說大家都說要建立這個裁判的憲法審查,我也不反對,但是我希望釐清一些觀念之後,至少你在引進這個制度時候應該要把同步的觀念要跟社會說清楚,這是我比較介意的,我比較介意的。那我剛才回到幾個前面幾個委員談到的,第一個就是說,有一點我不大贊成鄭院長說的說,這個增加這個裁判憲法審查,就是人民訴訟受益權的增加,我並不這樣認為,增加也可能是訟累的增加,剛才吳教授也提到了,就是,不是增加一個審級,增加一個打官司的機會就叫做人民增加。

我這樣講,如果你聽不懂的話我舉一個例子,就用剛才許院長舉的例子,說新新聞跟呂秀蓮打官司,呂副總統打官司,一審、二審、三審呂副總統都贏,假如我們現在建立的這個人民憲法審查了,把這個案子,新新聞把這個案子提到憲法法院,請憲法法院去審查一下說看最高法院這樣認定對不對?假設如許院長所講的說,審查的結果覺得這個權衡,也許個人的消極的言論自由更重要,所以不應該命他強制登報。把這個案子翻過來,本來呂秀蓮勝訴的,一二三審都勝訴,到了第四次,第四審敗訴了,那你告訴敗訴的當事人說我們增加這個制度就是給你受益,你覺得他會接受嗎?訴訟有兩造,訴訟有兩造,當一造因為這個這一個制度翻案成功的時候,就表示另外一造因為這個制度而敗訴,他不會批評嗎?你告訴他說這個制度建立是為你好,你覺得他聽得下去嗎?所以我覺得在,我再講一遍,我不反對你增加這個制度,大家批評說這個法官的憲法意識不高,這個很可惜今天,這個錢建榮法官沒有機會來我覺得他是這方面的專家,我覺得他講的這個某程度也是事實,就是大家批評法官的,剛才林志忠林委員也提到就是說,法官的憲法意識不足,所以覺得說需要讓大法官來審查,這樣講我並不反對,但是我不希望大家把這個講得這麼美好,說增加一個審級就人民就受益,當有一個人因為這個制度受益勝訴,案子翻案另外那個人就敗訴,不一定都是大家想像中,都好像是老百姓在對抗政府,就像這種民事案件啊,呂秀蓮跟新新聞的損害賠償這就單純的民事案件啊,某甲告某乙,他好不容易一二三審打贏了,最後因為憲法訴願翻案,因為這個憲法審查翻案了,你覺得那個敗訴的人他會高興嗎,這個我只是想先請大家再思考,這也就是說,我不大希望說把這個制度描寫的說非常完美,有了這個制度就可以平反所有的冤案跟錯案,我認為你給老百姓這麼高的期待,但最後會像許院長講的就是說,這個九千件的案件只能受理百分之一,百分之一是九十件,八千件的案件只能受理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九十八都不能受理,那受理的案件裡面如果你真的翻案成功,那個因為而因此而敗訴的當事人,他會對這個制度有好感嗎,到最後怪誰,又怪到法官身上,又怪到大法官身上,所以我只是對於你要引進這個制度的時候請把它的利弊分析跟社會講清楚,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