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自己的想法,但我不大確定這樣的疑慮到底對不對。就是說我們現在大法官有通案的解釋憲法的這個權力,那假設給他個案,就是說對於這個裁判審查、憲法審查的這個見解,第一個我不了解就是說,這個現在的表決門檻,這兩個—「通案解釋」跟「個案的具體審查」它應該要一致嗎?我們現在假設剛剛許院長提到說,現在「通案解釋」都要三分之二,所以經常做不出解釋,那這個「個案的審查」將來如果訂出來會不會是二分之一?多數決就可以?那如果這樣有沒有可能就是說,第一個我不了解表決門檻應不應該一致。

第二個,假如不一致的話,有沒有可能在個案審查裡面,大法官所表現出來的見解某程度會變動,甚至於牴觸也好,之前的釋憲見解,我不知道會不會有這樣的疑慮?因為我們的大法官也不是終身職的,每個都有任期的,那每一屆每一屆的大法官的輪替,會不會之後大法官的見解,他覺得他信仰的價值跟之前的釋憲解釋搞不好不一樣,那麼他就利用選擇一個個案來擦邊球,或者表達一些不同的見解,想要改變之前的那個釋憲見解,我不曉得這一方面制度上的運作會不會有扞格?或者會不會造成規範上的衝突?我並不了解我這樣的疑慮到底成不成熟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