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要說的是,那個幾乎可以肯定,一但這個制度建立了之後,未來是不是有比較豐厚資源的人,才能夠進入到所謂的「裁判憲法審查制度」?我覺得這幾乎是無庸置疑的,所以你以單一的個案說,鄧元貞的案子,所以未必,其實,當然不是的,我用剛才一個很直接的例子,我們用「國土侵占」,道理很簡單,只有兩種人會親近到國有土地,一種就是有錢有勢的人,一種就是窮人,或者三鶯部落,或者是寶藏巖一些的退伍老兵,所以我們也是去看實證的研究去看,是不是他們比較容易被判無罪?即使被判有罪也比較容易被判緩刑?我們去看他侵佔國土的面積大小,還有他所雇用的律師人數……等等,實證出來的結果證明,我們的法院判決其實對於那個是比較有利的,這個幾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