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看法喔,因為大家在提這個,可能未來因為大法官有選案的這個權力,可能只有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那這個百分之一、百分之二會不會太少?

我自己的看法就是說,因為這樣就我們要求太遠就選案的這個方法,其實我認為應該不需要啦。大法官我們第一個信賴他們都是一個學有專長,而且是非常公正廉明,像許委員一樣。他應該是這樣的,就算有不好的一點就是我說,在這個多數的過程裡面,我認為這個會透過一個learningcurve,去學得所謂的一個……所謂的最好的一個選任制度,而且他每一個選任,選案的過程裡面也會受到社會的公評,我們也會給他壓力。所以基本上我認為他這個學習的速度應該會很快,所以基本上我認為不要擔心說他挑的是不好的案子,或是被有錢人所把持,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不至於是這樣子。

那第二個是我想請教一個問題,因為剛剛聽了半天喔,也許我很關心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裁判憲法審查」這個制度,到底為了大法官可不可以自為判決?因為這個是我聽了半天還沒有得到一個清楚的結論。這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想請教一下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