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但是,對不起我沒得主席同意就……,但是這樣的選擇方法你難道不擔心說,今天當事人他選了五個卷宗,然後請大法官解釋,大法官只看這五個卷宗,假如你做了廢棄發回的決定,你難道不擔心訴訟的另一造出來argue嗎?說另外還有十個卷宗你怎麼沒看呢?不會擔心嗎?所以你沒有看完全部的卷宗,這我認為說這在審理實務上,我認為這個對大法官是增加他的工作負擔,真的是有點困難,這個在司法實務上是需要仔細去斟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