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想我還是重新回到我剛剛一開始問的那個問題,就是說我們今天為什麼在這裡?我本來想要問的是說到底我們今天是要來談一個—我們要不要引進一個新的制度,來對於「人民救濟」提出一個新的解決方式,還是說我們現在在針對目前在實務上已經存在的東西,給他名正言順的一個制度配套。那這邊剛剛聽起來,剛剛包括許院長還有李委員有提到了很多「變形」……等等,顯然就是說我們現在的「三級三審制度」底下確實存在著許多「裁判違憲」的一些案例,使得大法官需要透過迂迴的方式,去包裝……許多的方式去進行這樣的一種解釋,那就表示說這個救濟本身是有它的必要性。

那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現在有一個想要問的問題就是說,如果從這個角度,我認為我們現在討論的議題似乎都是應該要配套的思考,所以包含就是說,我覺得這邊也要同時思考名額的問題、同時也必須要同時去思考門檻的問題,才有辦法讓這整個配套措施的思考比較完整。我覺得我們今天的很多議題事實上好像也都有這樣的一個情形,所以我想要等一下問一下說主席,我們等一下的這個討論會是在怎麼樣的一個情形下進行表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