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各位委員好。剛剛許院長已經提出來了,關於那個配套措施我是完全贊成,那是在成立以後啦。我是對於裁判憲法審查制度,我是有一點疑義啦,然後在書面報告我也提出來了,那我也希望說能夠把它釐清。

那其實書面報告裡頭有一點我沒有提到的就是,跟副召集人所提到的,政治與司法有關聯。為什麼要講到這一部份?因為我們知道,大法官的任命啦,政治性很強,在這一點的話,你假如跟實務上審理的確定判決會產生關聯的話,很可能大家對這一點就會有疑慮,那這一點的部份我是沒有提,沒有在書面資料提,但是也可以提出來供大家參考。想想看,德國的憲法法院的法官是怎麼組成的?韓國的憲法法院的法官是怎麼組成的?這個都值得我們思考。這個當然是不在書面裡頭提,但是還是一樣提出來給大家做一點思考。

那麼另外一點,剛剛吳委員所提到的這個問題,他的抗議我也看到了,當時我在台南當行政主管。可是可以解決啊,對這個決議有意見的話,聲請釋憲,前面已經講到過了,個案跟有法律意識的一些決議、判例,統統都可以釋憲,這個也經過大法官已經認同了,所以還是有解決的機制,不是沒有解決的機制。那至於說將來的金字塔化的裁判,那我在書面裡頭也向大家報告了,我個人啦,這個當然是我個人的想法,還有跟我們同仁的想法,我是希望能夠回歸憲法,就回歸憲法,其實我們的司法院的組織,從過去制憲一直到現在,好像都從來沒有很正常在運作,比如說像最高法院,我知道上一次的中國時報社論講「最高法院在憲法裡頭沒有」,當然沒有,因為它是在82條裡頭,因為組織法而設置一個最高法院,那最高司法機關是誰呢?司法院。所以我想說,藉這個機會,這個司改這個機會,能夠把它回復,回復到當時制憲的時候,假如說認為這個制度不好,還是一樣,我們也可以制憲啊、可以修改憲法啊。當初讓大法官有審判權,也是經過憲法裡頭的增修條款使得他有審判權,但是他的審判權的範圍,兩項。所以這一點讓我非常覺得有一點疑義,所以提出來,也許我的憲法意識不夠啦,被中國時報這樣子講,說我的憲法感覺不夠。但是在這一點之下,我想,做這一點質疑,也是在憲法意識下面所做的思考。有沒有替代的方案?我在書面報告裡頭有提到,就是說,將來金字塔化以後,司法院的法官,就是終審的法官,盡管可以挑選有憲法意識跟憲法感覺的法官上來,還有學者、還有外面的,我們講說在野法朝的律師,還有教授、社會的賢達,一起加入到司法院裡頭最高的、最終審的那個地方去處理這些案件。這是我個人一個簡單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