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配套措施呢,以及剛才鄭院長所提出來的,我有兩點補充。第一個,對於決議,確實可以聲請釋憲,但是像93年台上2949,它是一個判決,它這個判決打到最高法院三次,啊要怎麼辦?這個判決影響我們偵查實務十多年,沒辦法解決,怎麼辦?現在沒有解決的機制。

第二個,就配套措施呢,司法院有建議說,就裁量標準不要法條明文化,其實在美國最高法院的規則,這個我在上次的會議有提出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大家可以看一下,如果我沒有記錯,是規定在第10條,它是有規定裁量的標準。我是建議,不管是法律還是法規啦,應該是要有一個裁量標準對外公布,因為我們選案──將來憲法法庭選案,已經不附具體理由嘛,不附具體理由,你最少要讓人民知道說,可以想像說你的標準是什麼,讓他有一個可以判斷的空間依據比較適當,所以我是建議要訂一個裁量標準。

另外,我奉召集人之命,有提供美國的妨害司法的條文。因為這個大家自己看,剛才已經先後有兩個人問過我,我等一下在這邊補充一下,因為這個跟我們一般的法學邏輯有一點不一樣。大家如果看到那個條文……對不起,這個……如果看到條文,它的項呢,是「a」;然後它的款呢,是阿拉伯數字的「123」;然後它的目呢,是「A」,然後它的目再下來,我不曉得要怎麼講,再過來是羅馬數字的「I、II、III」。所以我們如果這樣知道以後,看那個條文才看得懂。因為這個是奉召集人之命,把先前文章提出來,當時沒有把司法關說的部份特別──它裡面有規定司法關說,會議前有兩位委員問到我說在哪裡,我下去再找一下,我沒有每條條文都翻,但是我記得司法關說我有放進去,就執行的司法關說,我倒是沒有放進去。這個我在討論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會再補充,因為我怕有委員浪費時間然後看,然後結果看不懂,所以特別把它的順序先做一下補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