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想順著林明昕委員剛才的發言,剛才他講的是說,必須要人民權利受侵害才會有我們這次討論的裁判憲法審查的問題,但是實務上絕對有可能發生,就是說,事實上是人民的權利受到侵害,可是這個人民他其實沒有什麼憲法意識,他也不知道要去主張、要聲請釋憲,那這種情況,假定檢察總長發現,他要如何是好呢?就是說,因為我們現在非常上訴的聲請,就是說那個判決違背法令,那判決違背法令,如果說我們對於那個法律見解的違憲審查也是在裡面的話,那我們今天就不會花這麼多時間去討論這個議題嘛,最高法院就可以做了。

所以我在想說,如果我們設了這個制度以後,為什麼不讓檢察總長基於公益代表人的身分,他可以這麼做?我在猜啦,就是大家可能在那個先入為主的觀念上,會覺得檢方所做的任何的處理,一定是不利於被告的嘛,他要提起聲請釋憲可能結果也對被告不利,那我覺得這樣的假設,對於檢察總長的那個角色的預設是不公平的。那我不曉得說,那林教授剛才講的,您說還有其他的管道可以聲請釋憲是怎麼聲請釋憲?其實像決議跟判例可以聲請釋憲,現在實務運作上是接受,可是聲請權人是誰?那我們現在談的是聲請權人,就是檢察總長可不可以當聲請權人,所以結論上我支持吳委員的意見啦,我是覺得說,檢察總長要行使這個權力,它不會常常發生啦,它是非常稀有的。那在別的沒有憲法法院的國家,它釋憲也是最高法院來處理嘛,那他們也不會限制這個檢察總長去上訴到最高法院,不會限制啦,甚至我所了解的,在許多國家,只要檢察總長對最高法院提起上訴的話,通常最高法院它是一定要開言詞辯論庭的,這個是對檢察總長的尊重。那這個也請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