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補充一下,我剛講……對啦,那如果朝美國制度,就是比較好的樣子,所以這個並不是說一定說我講德國制度就是好像拿外國制度來比就是不對還是怎麼樣,我想先澄清一下。那這個,有些其實是非常上訴應該要怎麼樣去處理的問題,我個人是覺得這樣啦,就是說剛剛吳委員提的可能是非常上訴要怎麼樣去處理的問題。那再來也正好回應蔡院長剛剛提的,我在想說,我們那個第5條第一項還有一個第一款,第5條第一項還有第一款,就是大審法,那我剛才指的就是說,這種制度如果真的是在我們台灣因為我們特殊的一些問題點,檢察的見解跟法院的見解可能有所衝突或怎麼樣,然後導致有權力分立上的爭議的時候,其實第5條第一項第一款並非完全沒有這個機會。所以,假使是說我們連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都沒有,然後不可能有任何檢方跟院方的權力分立的問題能夠跑到大法官這邊來,那我們才可能就是說像剛剛吳委員提的,那是不是要透過這樣的制度來處理;那既然我們有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這種機關之間的爭議等等這些可以處理的話,我個人認為說,其實我們─因為我們第五條有很多種類型,那今天再加了這個類型,而不應該是這個類型把所有其他的類型統統廢棄不要、統統吸收過來,變成唯一的一種情形而已。所以我是還是比較認為說,我們還是分工,就是說,每一個類型有每一個類型它自己的特色跟它的功能。這是我剛剛想到,那現在再補充說明,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