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還有各位先進好。因為之前那個司改會他們好像有做一個統計資料說,在這個國是會議裡面好像法律人發言的比例比非法律人高很多,那我怕我們這組也會變成這種情形,所以我以非法律人的身分趕快發言一下,把這個比例把它Balance回來一點。

因為剛才其實各位先進談了很多法律的問題,我相信非法律人大部份是聽不太懂的,甚至連大審法裡面第幾條第幾項第幾款在講什麼都不一定知道,可是我覺得我們既然上次討論說,希望我們國家的司法制度能夠採取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我們希望能夠引進這個制度,我們的初衷是什麼?我們希望說有這個制度存在,它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我們希望它存在的目的是一個人權的保障或者人權受侵害的救濟的話,那它Focus在這一塊的話,它能夠聲請的這個當然就應該是人民而不是檢察總長。我其實以前在唸一些法普方面的書的時候,我就常常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人權保障比較重要呢,還是所謂的實現公平正義比較重要?其實這裡面有些地方是衝突的,吳委員在檢方的立場,打擊犯罪、實現公平正義當然是非常重要,所以他認為說最高法院的判決裡面,對於隱私權的一個誤解,讓他在偵查犯罪的時候有很多地方會被斥走,這個是真的,沒有錯,可是在那個案子裡面,那是一個檢方在打擊犯罪的時候,我如果不能夠讓其中的線民去掛線監聽的話,我有沒有別的偵查手段可以做?還是說他非得用這個方式不可?如果他有別的偵查手段可以做的話,那是不是今天最高法院的法官他已經認定說,你在線民身上掛線監聽,然後去竊聽人家的電話,他認為這是違法的,那我們就換別的方式就好了嘛。那如果說這個裁判憲法審查制度裡面,讓直接地人權受侵害的人民也可以聲請審查,然後檢察總長也可以聲請審查,那等於原被兩方都能夠聲請審查,那基本上這跟最高法院裡面的所謂的非常上訴制度或者說再審制度有什麼差別呢?大家全部都可以上去了。我覺得這並不是我們原來想要的初衷,我們如果真正原來想要的初衷,它目的就是為了保障人權,那麼它真正的我們允許的這個範圍,就是應該是要以權利直接受侵害的人民為主。這是我個人的淺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