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追問一下許院長,為什麼它是只限於「保障人民基本權的救濟」,而不是「憲法爭議的最後一個決定機制」,不是比較好嗎?就是我的主張是,這應該是一個憲法爭議問題的決定的機制嘛,不僅限於人民基本權的救濟,這樣不是比較好嗎?反正憲法法庭有裁量權啊,又不會有案件爆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