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基本上只是──就是我剛剛說的,我們是審查那個裁判它有沒有侵犯到人權,這就是它的一個基本的設計。那麼我不清楚耶,如果裁判它還會再侵犯到什麼其他的,因為如果剛剛你舉的例子,也是說它侵犯的是人民的隱私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