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點嘛,就向主席跟各位委員報告,就是我在書面意見裡頭所提到的,就是說,因為這個制度,可能站在每一個人的角度上面去思考會不一樣,比如說剛剛所提到的,就是說像吳委員啦、張委員啦,他們通通都是留美的,包括我們主席啊、李委員李念祖啊,都是對這一方面非常有擅長。這個美國的制度跟德國的制度,他們對於這一個憲法這個部份的處理是不太一樣的,那我們許院長他原來的原始提案,是參照德國的憲法訴願,那德國的憲法訴願裡頭所著重的,跟美國不太一樣。所以我在寫這一部份書面意見的時候,我考慮到一點就是說,它可能會發生「質變」,就是說……這個也會牽涉到制度上面的問題,所以在這裡的時候,我們真的是要做一個深切的思考,我是完全贊同許院長的意見,就關於聲請權人這個部份。那至於說機關跟機關,你說法律見解上面的意見不同,對於某一些……假如執行法律不同的時候,可能會落到林委員林明昕所講的這個部份去,那另外可以事前去解決。

那至於說純粹的法律意見,這個部份啊,真的是假如侵犯人民的時候,可能真的是要落到憲法訴願這一塊去,那憲法訴願這個制度,我是完全贊同的,我還是向大家報告,我是完全贊同的,那只不過是說,我們希望它能夠制度更完整。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