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剛剛其實鄭院長已經講了,也就是說,如果是檢察總長是因為認為法院有權力分立的問題的話,就像林明昕委員剛才講的,本來按照機關的憲法爭議也可以……本來就可以另外循機關憲法爭議聲請釋憲,所以應該沒有顧忌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