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邊的話我想,剛才許院長他也說了,他純粹他個人觀點,就是因為我們目前要建立的這個裁判憲法審查的制度,主要是在保障人民憲法上的一個權利,那只要是以這個為核心,那如果檢察總長是代表公益,他也是為了是要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的話、憲法上基本權利的話,那應該也是可以准許他以公益代表人的身分來聲請。所以剛才有這樣的一個見解。

好,我們這個先暫時就這樣子,等一下我們再接著下去,我們是整個一起討論。那第二個就是,除了剛才講的聲請權人之外,再下來的話是「要用盡救濟程序」,各位也不會有意見吧?那……現在目前比較重要的就是在「選案標準」,那個石委員對不起,剛才打斷你的發言,選案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