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上次都一致決議通過了裁判的憲法審查嘛,我們是肯認這個制度的,但是其實這個制度,我個人也一直有個疑慮,如何讓它不要成為那個「第四審」?因為如果成為第四審,從人民的角度而言,這個是會有疑慮的。那我們上次也提到,其實最高法院在就是否合憲的時候,在經驗法則、倫理法則裡面,他本來就可以就這個部份的審查,所以現在我們如果又有一個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這個選案標準如何讓它是很明確,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要被建立的,否則的話它就會落入那個「第四審」的疑慮。那不曉得在這個部份,好像目前在……我們現在是有一個當然大法官可以去做裁量的,但這個標準的部份是不是有進一步明確化的問題?否則的話就會產生這個「第四審」的一個疑慮。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