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林志忠第一次發言。我剛好跟張菊芳張委員的看法是相反的,我認為如果提出一個明確的審案標準,第一個,它非常困難;第二個,假設真的可以提出來的話,剛好會成為第四審。這一定的,一定會成為第四審,因為你有那個標準出來的話,那他就會叫你「那你要把我駁回,你就是要講出理由來。」那我在這裡我先謝謝我們籌備委員何委員送了那個書,那本書我把它全部看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一開始設立的時候,他很輕鬆,那時候當大法官是很沒有地位的一件事,所以很多人就去選,有的人去選總統、有的人去選參議員,他不願意幹大法官,因為怎麼樣?太涼了,沒事可以幹。後來,案子非常非常多,多到實在沒辦法消化了,那他們的國會不是去製造一個標準說你來選案,不是這樣子,他就是同意你們大法官自己去決定你要收什麼案子,什麼案子可以進到你們大法官討論的這個範圍。

所以我是覺得說,我們在這邊如果要把它找一個明確的一個標準,事實上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從各國的所謂大法官、所謂憲法法院的運作,它本身要制定一個標準就非常困難,一個很具體的標準,非常困難。所以我是比較贊同就是說,許院長所講的,就是說讓大法官自行去運作,假設將來運作的結果可以成為一個標準的時候,那其實你也不用去訂一個標準了,因為它就已經有一個習慣在那裏,那個標準自然就會明確化。所以我個人是反對說就是一定要制定一個標準。以上提供各位委員來做一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