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對這個我個人粗淺的認識是說,像美國這種……(聽不清楚),這種制度,基本上來講它是授權給聯邦的大法官去決定它的標準的,那尤其是它用majority來決定的喔,基本上是我的了解是如此,那所以有時候它在一些資深的大法官帶動下,其他的大法官也不會去反對它啦,它是……過半數就可以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個人認為說因為它既然把它定位為是一個特別的一個程序。這個剛剛許院長報告裡面。所以如果有一些基本的標準在的話,那我們的設計也想要……像美國的是說它不附理由就可以訂,那就……駁回……不允許。

那這個就是以審印或是所謂翻譯成複審印,這部份的話,我覺得應該是沒有標準讓大法官來運作,基於特別的去訂一個基本的標準,那就沒有被得到允許了,他就問你說為什麼,這款明明就有啊,標準都很抽象啊,憲法上重要原則啊,那每一個都是重要原則。那這個案子就會非常的多啦,所以我認為說基於這個前提,它是一個特別的程序,所以我還是認為說由大法官來決定它適用的標準。慢慢它就會有類型化出來了,我想這個部份是比較沒有疑義的喔。那特別是我們想要學美國,「不附理由」,就不附理由,不然案子太多啦,這個「不附理由」我覺得是一個很重要的機制啦,因為要叫他們每一個人來寫理由的話,他大概滿困難的,然後也沒有必要啦齁。

所以我認為……個人的淺見,我是贊同說是不要有這個標準,現在目前狀況下,然後另外呢,駁回也不附理由。那至於三個人,現有的制度三個人,我倒是有一點意見,我認為大概是因為現在釋憲的程序是這樣,那是不是有可能像這種裁判的憲法審查呢,那可不可能還是像美國制度一樣,設立了一個majority,換句話說,嚴格它的程序啦,包括三個人,你看我們十五個人裡面的三個人,那他很容易欸,那弄得很多案子的話,大法官會受不了的。

所以是不是如果是以美國法的制度精神,是不是可以考慮也要加高,變成是majority,是不是也可以考慮這樣?讓他真的是一個特別的程序,然後呢對人民的基本權受到個案的侵害的時候再來加以救濟喔。這是我個人淺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