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我們現在在講這個「選案標準」,其實在這裡因為大家的討論的結果其實都開了很多……就是說其實我們現在遍及在第四頁的阿拉伯數字的2,然後也跑到第五頁的中文四「選案標準」。然後一開始石委員提的其實是已經跑到五的「審查程序」,其實我們在討論一個選案的制度啦,然後這個制度呢,就套用這個法律的術語,有實體法面的,還有程序法面,甚至程序法面又包括組織法面的。所以我想可能稍微要釐清一下就是說,我個人的理解就是說,第四頁跟第五頁的關係是,第四頁它是有法律、用這個很抽象的文字畫出一個最外的外框,如果沒有這個的話都不用講了,也沒有再進一步讓大法官可以去想的、思考要不要選的。然後有通過阿拉伯數字2的受理要件的兩款之一之後,才會有落到這個選案標準來這樣子,就是第五頁的那個選案標準來這樣。

那這可能就是剛剛許院長特別提說,這個東西不可能再細緻化說「鉅細靡遺」,或者寫成一本字典,或者一本所謂目錄,然後在那邊查閱的這種模式啦。所以我想我們如果法律能夠做的,maybe就是實體標準就是只有寫到第四頁的這個阿拉伯數字的2,然後真正過了這一關以後,怎麼選案這個就真的是像許院長提的,就是讓由這個大法官來操作。但是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實體面的,就是說標準何在?一個實體的標準何在?

那現在,另外,有些委員關心的是後面的組織與程序的問題,就是說是三人來選、五人來選、十五個人來選、還是幾個人來選?這個是一個組織的問題,那這三人是大家照輪還是固定就那三個人,或怎麼樣,這又是一個問題。那好,那這三人選完了以後,是不是他講的就算數?就是說他說要審,那十五個人就只能接受;他說不審,那十五個人連看都看不到這個案子,這個又是另外後面的這個程序的問題。

我想可能有這麼多的層次,稍微要釐清一下,否則的話大家會可能心裡想的那個圖樣都不大一樣,那結果就變成說會各選各的來講這樣子。所以我是……就是在這裡想說把這個問題點就分清楚說,實體標準、然後實體標準當中的外框、然後內容、然後再來用哪些人、哪些組織、用怎麼樣的程序來加以進行這樣子。那我想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一體來討論,否則的話我們這裡討論了,到第五頁,問題又重新回來,然後到了第七頁,又來回了,反反覆覆又回來好幾次這樣子,這是我剛剛提出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