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個美國的選案部份,我附和李念祖委員所講的,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要不要接這個案件是role of four就是四位大法官同意才接這個案件,而不是過半數決。另外,「選案標準」這個詞呢,我認為本身就有問題,因為上次……我的印象是,大家是同意憲法法庭是有「要不要接案」的裁量權嘛,那有沒有裁量權,我們所要考慮的是「裁量因素」,既然他有裁量權了,他所要考慮的是裁量因素,而不是你符合怎麼樣的標準就一定要進來;不符合怎麼樣的標準就不能進來,不是「選案標準」,是「裁量因素」。

那在美國法呢?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第十條的規定,我先做一下解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規則第十條,這個是法律,只是他是國會授權司法系統去草擬,然後經過國會審查通過的法律,而不是國會自己研擬然後再通過的法律。它是法律,但是它規定的是裁量標準,它第十條的規定我把它翻譯一下,它說:「最高法院有裁量權決定是否受理上訴,其主要裁量因素有三:A聯邦上訴法院就重要之聯邦法律見解,以其他聯邦上訴法院或州最高法院進……(聽不清楚)」,B、C我就不唸了。

簡單的講,它是列舉三個重要的裁量因素,但是這個還是聯邦最高法院在裁量,而不是你符合這一些就一定要接受,因為有時候它暫時不接受這個案件,是有說不出口的苦衷,譬如:它還沒有形成堅定的見解,它還要看下級各法院或州最高法院呢,往後碰到類似的issue,會形成怎樣的見解,它再來做這個見解,這個時候如果有合適的案件,它才會接受這個案件。所以我贊成應該要訂裁量標準,但是它是裁量標準,不是選案標準。

第二個我還是贊成還不要附理由,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