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第四審這個汙名喔,其實應該已經是過去了啦,對人民來說他的利益如果終究能夠救濟,這是最重要的,那如果第四審,那也不過四審而已啊,你也可以這樣說,但是其實呢,我們的第四審這個問題,如果要解決也不難啊,貫徹五三零的意旨就可以了嘛,到時候就有一個憲法庭,這個就是選庭的問題,跟本也不需要修憲啊,我們現在的問題就是釋字第五三零號的意旨,一直都沒有落實啊,沒有去實踐啊,所以我想這一點應該不是最需要去擔心的。

第二個,從第四頁來看,我會覺得憲法上的原則重要性喔,他是一個比較上位的概念,那麼下面的解釋,這個第一個所謂的「審查的憲法的問題有被闡明的必要」,這個比較空一點,那麼第二個就滿具體的,有超越個案的影響力。那第三個,有助於基本權的貫徹或者是駁回的話,申請人會遭受特別重大的損害。我都覺得這些其實都是屬於「憲法上原則重要性」的,換句話說,當你在寫不具有「憲法原則重要性」的時候,你就會講為什麼,總是會講幾句啦,不可能就說:「這個不具有憲法上重要性,所以駁回。」那那一個就是理由。

我也贊成這個李建良教授說的,要附理由,會附的啦,不會說都沒有附理由,所謂「不附理由」我想許院長的意思就是說,沒有寫很多、很具體的意思,還是說直接就是無理由駁回。當然以前你也這樣主張過,我沒有很明顯的去說相對的話,因為沒有那個狀況,那我會認為我們如果越來越往前走,我們都會說得出理由,完全說毫無理由,其實「毫無理由」一句話就是了,就說申請人的申請過於空泛,沒有具體指摘,我認為這一句話就算是沒有理由了。因為用這一句話去駁回,對於那個寫狀紙……如果是律師的話,意思就是你寫的狀紙太爛的意思,他一定不服氣的。那就是說我看很爛,那他覺得他不爛,其實是這樣,我覺得那一句話的駁回、不受理,對我來說根本就已經是不附理由的駁回了。

那麼所謂「附理由」,我覺得這裡面大家有一個掙扎,好像想像說會有一個完全空的,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處理,就是有不受理的判決啦,有些呢,你必須要寫……喔已經三分鐘啦,不受理的判決,如果有不受理的判決這一個類型的話,那就是有些案子會很詳細的告訴你為什麼不受理。那當有一部份是比較不附理由、理由比較簡單的駁回的時候,人民自然就比較能夠接受,我覺得是這樣的問題而已。

那至於那個三人的選案,我等一下有機會再提,就是那個程序第七頁的部份,剛剛那個林明昕教授,因為我比較有一些具體的想法要講,所以第七頁等一下有機會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