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主席喔,這是孫友聯第一次發言喔,其實我覺得今天的討論滿有趣的喔,不只是議題之間穿來穿去,包括又回到上一次討論的那樣的一個感覺,一直再澄清是不是第四審之類的喔。那其實我覺得至少上一次的討論是幾乎百分之百,就是十八票通過嘛,就是這個大方向是確立的,這個大方向確立了以後,很多的司法行政的這部份其實……是要不要在這邊討論?我覺得是一個可以想的啦,因為再這樣討論下去、再這樣澄清下去的話,我覺得這個案子可能討論到十二點還不一定有。

事實上在上一次這個通過了以後,那有機會跟幾個年輕的法律人在聊說,其實我好像發現身邊的法律人都比較……覺得好,大方向就覺得說這個是進步的,而且是有感的。那至於說如何選案、如何去做,那個行政的部份,其實要不要,大方向確立以後,還有就是分組會議嘛,那還有一個總的會議,然後事實上最後還有立法技術的問題。

包括說啦,就是選案,假設我們訂了以後,其實也不只是大法官我覺得大法官只有二十四個小時啦齁,每一個人不會有第二十五個小時,那其實包括說幕僚作業,這視同是……假設最後定案是這個大方向是確立的話,視同是國家對於人民在憲法保護上面的一個承諾,那這個承諾,如果承諾了很多,然後民主社會承諾了很多以後,我們又去框……這個不給人力,然後造成大家的過勞,那其實這個問題就……縱使是大方向確立了以後,最終執行起來,人民可能就更無感嘛。所以我覺得也許確立了大方向了以後,然後事實上把一些事情確立一下……。

我是有點擔心說,我們過度聚焦在討論一些司法行政的這個部份,反而是說讓這個會議無法再繼續的走下去,然後我相信再澄清、再澄清、再澄清,大家對於某一些的看法還是不一樣,不一定會同意的齁。那也許也不是要說服別人,而是想說那既然這樣子已經十八票,院長是比較無辜啦齁,不是啦主席是比較無辜,因為主席不投票,結果好像就講說主席反對喔,其實不是嘛對不對。但是已經確立了這個方向以後,至於說其他的技術,包括說盈額要不要給?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未來立法技術要去看的,那我也不會覺得說,如果我們這是視同國家對於人民憲法保護的一種承諾的話,那最起碼要給人啊、最起碼要給這個制度可以運作的方式嘛。那我覺得這是我對會議的看法,以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