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玲,王文玲發言,我個人覺得這個選案標準到目前為止,討論的不管是要把它訂得很嚴或者很寬,好像原始回歸到最後是,大家是不是信賴大法官,如果大家信賴大法官的專業,就是法律上的專業,或者是非法律他政治立場是否能夠中立的話,那麼如果信賴的話,就應該讓他有比較大的空間能夠去做事,否則引進這個制度又把它綁手綁腳就似乎是沒有辦法做的,那麼在專業上我覺得我們沒有什麼理由不信賴大法官,應該給他一個訂定裁量標準的權力,但是在政治上這個政治立場是不是會介入這個問題,上次我們做成這個決議之後,其實看輿論其實大家馬上會聯想到一些政治的個案,也就是大家比較關心的是政治力會不會影響到大法官在引進這個制度的時候,做了不當的一個裁判,那所以我覺得其實我們是不是在這個地方可以做一個籲請或呼籲,就是讓大法官……其實這也是一個道德上的一個呼籲而已,不會有什麼樣的東西,但是我覺得是給社會一個回應就是我們非常重視這個事情,就是欲請大法官在實行這個制度的時候,能夠秉於這個憲法的良知,然後屏除政治上的干預,那我覺得如果能做到這兩點的話,那我也贊成孫友聯委員所建議的,就是這事情,其實我們授權給司法院去決定就可以了,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