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這個問題其實我自己的感覺喔,我想提醒各位,這十五位大法官,都是學有專精,而且我認為道德操守都很好的,你如果不這樣相信他,我們在這裡開會幹什麼?我們做的任何決定就會交到十五個笨蛋手上,那這有什麼好談的呢?所以基本上我認為,我是相信他們的能力的,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我們對於這個選案標準,我們會給他一個原則上的方向,比如說,這個有重大憲法上的指標意義、有重大侵害人權的這個叫做「可以」,至於其他他們要怎麼裁量?怎麼選?我覺得是他們的事。

至於中間他們的這個審理程序,他是要用三個人去挑呢、還五個人去挑呢、八個人去挑呢,我覺得這個系統本身應該可以發展出一個非常有效率的制度,那至於說要不要對於「不受理」要有一個說明,我是認為不需要的,應該是什麼?應該是朝……把受理案件做明確的說明,這個是重要的。因為透過每一個受理案件,我們告訴他我們觀察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挑出來,這件事情就會確立我們比較明確的選案標準,那至於不受理的案件我認為他會很多,很多的問題,逐漸去說明……最後也可能就「這個不具憲法上的指標意義」。每一個案件都是這樣一句話就弄完了,那那個說明理由有什麼意義呢?

那其次,我認為在這個審理程序的過程裡面,只有一件事情非常非常重要,那就是過半數投票就要做決定的問題,因為我覺得目前以大法官這個三分之二決這件事情,我認為是使所有的事情很難得到一個好的答案的這個結果。所以我會建議就是說在這裡我們希望把大法官投票解決的事情,我們要一併處理;至於其他的事情,我認為我們只要做個大方向,讓這十五位大法官、讓這個司法院長去把這個仔細的制度訂出來,我認為他們會找到好的制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