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基本上我是贊成二分之一喔,因為現在三分之二其實會讓很多案子卡住下不來喔,可是我們之前也請幕僚單位有提供一些當時立法的那些形成的原因,我們看到說之前立法院公報裡面講的,最初這個《大法官會議法》的時候,那時候是四分之三,然後後來降為三分之二,我比較想了解,或許司法院能夠告訴我們說—為什麼當時會有四分之三這個制度?然後後來為什麼改革之後,會變成三分之二?我們總是要先了解當時的那些立法形成的原因,可能我們現在再來討論說要變成二分之一,當或不當,這樣可能會比較有一個依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