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反對二分之一,我只是有一點疑惑就是許院長上來之後,三個多月、四個月已經做了七號的解釋,那速度非常的快,那在許院長在前一任內的時候,我們算93年到100年左右,那屆的大法官平均最多一年做了19號解釋,最少也有13號解釋。但是前幾年都只有個位數,我的疑惑只是說,到底是表決門檻限制了大法官做解釋,還是大法官人本身對於這個解釋的產生有……產生了這個問題。我想要就教於許院長,那是不是林大法官……林子儀大法官跟許玉秀大法官也可以表示一下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