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會拖累大法官的這個審理的速度,我覺得最主要就是三分之二,那麼第二個就是沒有主筆的顯名制度,也就是說到底誰是主筆的大法官?我們現在呢,並沒有要求要出現,所以就變成十五個都是作者,所以每一個人都非常關心這一號解釋,比方說它解釋文或者解釋理由書,我們這個到底每一字、每一句、或者是每一段呢,大家都是十五個人,大家都有意見,所以為了要compromise,最後就是要得到三分之二,所以這一些都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如果要提升大法官的這個釋憲的效率,我是建議……無論如何一定要三分之二降為二分之一,另外這個等一下我也會討論到,就是希望說主筆的大法官能夠顯名,那麼這些我也是希望說能夠獲得各位委員的同意能讓我們這一方面的改革能夠加速。

那麼另外的三分之二還有一個缺點,就是讓大法官比較對於,召開憲法法庭的言詞辯論呢,會持比較reluctant、比較遲疑的態度,因為現在根據規定呢,我們開的憲法法庭就最慢最慢要在兩個月內要做成解釋,那可是三分之二有時候……剛剛幾位委員也有提到,我們很多案子可能是9:6、8:7,所以萬一開了憲法法庭之後,難道都是9:6、8:7,逾越了兩個月,大法官就真的是冒很大的風險,所以我們每一個憲法法庭召開,都是在冒風險。

那麼另外我也只能夠說,速度之快或慢呢……或許跟每一個大法官個人、或者是跟主席的主持議事的這個風格,或者是也有關係,很多因素啦,沒有辦法一一說明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