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覺得你既然要彰顯個案救濟的本質的話,我認為最好就是能夠自為判決啦,這個要不然我始終覺得那個李念祖大律師上次提到的第五審會一樣的出現,所以能夠的話我覺得大法官會議……對不起大法官做這個憲法的裁判審查,裁判的那個憲法審查的時候,我認為可以的話應該是可以做自為判決,我個人比較傾向這樣啦,當然我不曉得在比較法上有什麼學理的考慮,這個我並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