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成那個司法院提出來的規劃的說明,就是原則上是「不自為判決」。第一個它不會產生張委員以及何委員所講的上上下下的問題,因為它是採許可上訴制,既然採許可上訴制,依照美國的經驗,它比例許可百分之一,那它既然已經撤銷發回,就法律上就是要按照憲法法庭所指示的憲法爭議的決定呢去做裁判,所以不會有上上下下的問題。

第二個,憲法法庭是憲法爭議的最後決定機制,它不是其他法律的最後決定機制,也不是事實審,所以它在自為裁判的狀況下,它只能不變更事實的認定、不變更非憲法爭議以外的法律問題的法律意見的情況下,才能夠自為裁判。所以它自為裁判的range應該是非常非常少,不是說沒有可能啦,是很少很少。

第三,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來講,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規則第42條它規定,聯邦最高法院做判決呢,它是reverse或affirm或modify,modify就是相當於我們的「自為判決」,沒錯,可以自為判決,但是自為判決的情況呢,是非常非常少,如果是套到我們的憲法法庭的狀況下,是事實的認定也不能變更、其他法律見解也不能變更,它只有一個可以變更的就是「憲法的爭議問題」,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