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忠第二次發言。我們這個司改會議有法律人的好處就是,可以這個說實話針貶啦。所以何委員講的很正確,這個剛剛張委員他擔心的也是我擔心的問題,就是我們在最高法院現在的問題也就是,上上下下發生太多,那最高法院在民間被批判,可以講最嚴重的,也是這一點。就很多案件你就是一直發回啊。那是不是說何委員所講的要找到一個對社會最安全的一個做法,我看法不是這樣。我覺得最高法院是沒有擔當,它就不願意擔當,到時候它不願意在它手上確定,如果真的到最後確定,它說那個是事實審的問題啊,就我們不管事實審我們只是法律審。

所以張委員他會去希望說能夠自為判決,我想主要的觀察,就是現在的實務現象,會讓我們去擔心說,假設你不自為判決,是不是要發回?那學理上究境會不會這樣發生?這個我沒有研究我不敢講,因為如果照吳委員剛才的發言的話,假設他不會牽涉到事實問題,他自然就沒有發回的這種情況。所以我基本上會覺得說,既然你要採樣這樣的一個制度,那你對個案的救濟……你如果不自為判決,然後如果又發生像張委員所擔心的這種所謂「發回」,發回到這個普通法院的系統的話,那會造成基本權受侵害的這個人民,他會覺得這個救濟的程序,是那麼的漫長,這個可能又是民怨的一個來源,以上做這樣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