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說喔,有時候這個議題可能是我們現在坐在這裡想出來的,也就是說,事實上它不大會發生,因為畢竟我們已經是確定終局判決之後的非常的一個救濟制度喔,那所以他本來就不能跟這個上訴審在那邊上上下下比在一起,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因為我們現在可以受理的,如果裁判憲法訴願可以受理的案件類型會很多,也就是說,除了民事、刑事以外,還有像行政訴訟……東西很多。那我們有沒有曾經把這些各式各樣的案子來看,哪些是有可能撤銷還要再發回、可能有些是撤銷就沒事啦,有些案子可能撤銷就完全沒事了,啊有些確實是要發回。那現在如果有些說「不發回自為裁判」的時候,我們還要再看看「自為裁判」有些是涉及「事實審」的問題,這個就像……這裡有提出事實審查的問題,這個在怎麼樣不可能是大法官來做的,縱使我們現在的再審或者一些什麼制度,也不可能是由這個來做的,就要看情況。

然後,最後,我們還要再考慮到,我們上一次有提過的,有時候你「自為裁判」的結果是要做出一個「給付判決」,要做出一個「給付判決」,那這個的話變成是要……有執行的問題。那這個問題如果不是由一般的法院來做,怎麼執行?這個「給付判決」就有這一些的問題,那有一些可能是這個積極的……所謂的「積極的形成判決」,這個根本不可以做的,所以這些類型如果……整個弄掉了以後,可能我們會發現說,根本不可能「自為判決」,也就是說,就是只有一個「撤銷」一種,然後撤銷之後,必要的時候,他才有發回這樣。

所以我想這個是……因為我們的案件類型太多,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在那邊做排列組合,大家坐著想的話,就會想說好像沒有「自為裁判」會不行喔,什麼之類的,可是其實有這樣嗎?我真的是畫很大的問號。這是我提出的疑義,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