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的回應喔,比較簡短,很簡單喔。基本上我認為這一個,我剛剛已經一再的跟大家強調一個事實,在裁判的憲法審查,大法官它只是審查「用法」有沒有違憲?那麼他基本上是不審查「認事」,就是說他對於那個事實有沒有符合法律的構成要件的這一部分呢,它並不審查,這個是屬於事實審的這一個權責。所以如果說又有哪些案件的確到大法官這邊,只要他不涉及這個訴訟構成要件事實的案件,例外的時候呢,大法官是可以自為判決,就是要這種例外,可是如果還是會涉及到事實的認定,那麼這個大法官真的是沒有辦法,就像剛剛那個范委員所提到的那一個蔡兆陽跟商周的那一個案子。

509號他是打:什麼時候是構成誹謗呢?他把那些要……因為法律只是規定,你傳播足以毀損他人的這個名譽的這個事實,那麼這個是構成誹謗。所以他509只是把那個刑法310條的構成要件,他在把它做更進一步的……稍微詳細的說明。可是還是不夠詳細啦,所以在實務上還是引起一些困擾,那麼他把那個標準列出來,那這只是一個從憲法的觀點……他來詮釋那一個什麼樣的言論會構成誹謗的一個判斷的標準。而實際上到底,商周的那一篇文章到底是不是符合509號所訂的那一些標準,那麼這個就是變成是「認事」的問題,就是說這個事實到底有沒有符合這個構成要件,那事實是不可能是大法官他來審,這個還是一樣必須……這個案子剛好就是能夠說明,就是為什麼大法官他不適合……就是在這個商周的案子必須要自為裁判。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