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為選案制度我們完全是……,如果完全授予司法院來決定,那麼我覺得如果這邊……我可以理解就是為了要使這個制度運作必須要採取律師代理的制度,否則的話可能會癱瘓大法官,可是同樣的,因為他的那個標準,對一般人來說是如此不確定,而且是如此的抽象,所以對於那些弱勢、或者是不懂法律的人,他實在是很難進入門檻。那假設我們……即使是採「律師代理制度」,我想這個律師要能夠符合這個,能夠撰寫這麼高深的聲請書的人,也還是有限。所以在這裡,我們看到那個司法院在後面的那個民事上訴第三審,即使是要採強制代理,都要採逐步實施的方式。

所以在這裡,是不是除了「強制律師代理」的制度以外,有沒有其他的配合措施能夠讓這些弱勢的人也能夠進入到這個門檻。否則的話這個制度就我覺得還是會形成所謂「訴訟階級」的問題,因為他們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權利被侵害,就像剛剛那個黃委員所說的,那他要怎麼來申請、或者是怎麼去寫這個申請書,而且依照司法院的制度,這個卷還不併送,那即使是助理要看,他可能是一個隨便寫的東西,他也沒有卷,他怎麼樣去發現說:這可能是一個值得去審判的案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