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應一下,就是上一次李律師有講說,其實鄧元貞他就是一個代表案例,表示其實要進入申請的,獲得解釋的門檻並不是那麼高。但是鄧元貞也是有律師幫助,我講的是那種沒有錢可以請律師的人,那如果他現在要請求法律扶助,那法律扶助我們知道很多其實也都是年輕的律師,他也沒有辦法負起這個責任,我的意思是這樣。覺得好像跟李律師的意思不太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