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三分之二降為二分之一,是不僅僅是裁判的憲法審查,法規範的審查我也希望能夠降為二分之一,那麼至於是三分之二,基本上我們現在的出席,都是至少三分之二才能夠開會,而至於最後的二分之一,我個人會希望說二分之一是十五位委員的二分之一,而不是出席的二分之一,我想這樣是比較鄭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