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個分庭的問題,這個是不是給司法院留一點彈性?因為如果引進裁判憲法,我們會希望是分庭,至於分庭到底是五個人一個小庭,就變成三個庭,過去這個在過去呢,在蘇副院長那一任已經有一個草案,那麼這一個草案基本上我們會根據那個草案為準來進一步的思考。所以到底是要三個人一個庭是五個庭,五個人一個庭的話,那總共是三個庭,或者是要學德國是兩個庭,基本上希望能夠說讓我們在制度選擇上有比較大的選擇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