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再請教一下,就是剛剛有討論到大法官如果做出不受理的裁判的時候,這一個有沒有公開具體理由的部分,請問這個部分是在這邊做討論,還是在後端案件公開透明的部分?那如果是在這邊的話,那這個部分我會建議是要具體理由應該要公開,因為我們現在就選案部分,當然由大法官做裁量,並沒有假設一個相對明確的標準,那如果在這樣一個前提之下,如果做出一個不受理判決,那有時候在法規範審查的時候,你的聲請是一個通泛的指摘,或你沒有具體的指摘,那在這樣的時候,我認為是沒有一個具體的理由,所以我會建議如果是說我們現在裁判的憲法審查,如果是做出一個不受理的裁判的時候,應該要公開一個具體的理由,包括這是一個透明公開,另外一個,我想是一個監督的機制,好,謝謝。